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乱伦小说  »  性奴老妈
性奴老妈

性奴老妈

妈妈从头到脚,一身雪白。配上她漆黑的头发,俏丽的面容,简直就是一个活生生的天使。不,天使也没有这般漂亮了,她是天使中的天使。-

-  妈妈虽然已经给我当了好多年性奴了,但是由于有静止柜的原因,当年的她才18岁,而我15岁。当妈妈成为我的财产之后,我更加不希望她变老。所以每当我有事了,就会把她放入静止柜中,只有空闲时才将她取出调教。-
-
  正因如此,妈妈现在实际年龄仍是一个二十多岁花样年华的少女,已经比我还要小了。-
-
  如今看到眼前这位天使一般的少女,我不禁怀疑,不让妈妈穿衣服是不是我做过的最错误的一个决定?
--
  我飞一般脱下了裤子,扑过去抱住了妈妈。妈妈惊呼了一声,本能的感到了我粗大的鸡巴顶在了她两腿之间。
-
-  「你怎么这么急色,不会是现在又想和我爱爱了吧?」妈妈一双闪亮的眸子忽闪忽闪地望着我,如一潭秋水。-
-
  我轻拍了一下妈妈的屁股,说道:「不许说爱爱,快点求我。」妈妈脸红了起来。老实说,妈妈是一个很喜欢脸红的女人,被我调教了这么多年,我实在想不通她还有什么好害羞的。但她偏偏仍是那么爱脸红,这让我百思不得其解。
-
-  不过我很喜欢看她脸红的模样,有的时候她给我口交,我明明是想把精液射到她喉咙深处让她吞下的,可看到她脸儿红了,还是忍不住临发射时抽出来射她满满一小脸儿。让她红扑扑的面庞上挂满了我浓稠的白浆,特有成就感。
-
-  如今妈妈听到我的吩咐,脸又红了,她轻声道:「主人,您的淫荡奴隶求您用大鸡巴插我的小穴。」我将她压在床上,贴在她耳边问道:「现在就让我肏吗?」妈妈吱嘤一声用双手抱住了我,小声说道:「您的奴隶现在还没有准备好,您可以随时惩罚您的奴隶,不过奴隶求您先摸我的奶子,等我的小穴里淫水多一些再肏。」我将手探进妈妈的衬衫里,用手将她的胸罩向下一拉,一对大白兔便跳了出来。我用力的搓揉着这对大奶子,妈妈随即发出诱人的呻吟声。-
-
  我很喜欢玩妈妈这对大奶子。也许是小时候没有吃过的原因,每次我握住妈妈的奶子都不愿撒手,这是我最心爱的玩具。-
-
  妈妈也很喜欢我搓她的奶子,每次我搓她的奶子,都能感到她湿得特别快。-
-
  这次也不例外,我有点不舍的将一只搓着妈妈奶子的手移开,放在她的大腿上摸了上去。-
-
  妈妈的皮肤很光滑,手感很好。但现在她下身白色的丝袜一直到大腿根,手感也不错。我手顺着她的大腿一直伸到她裙子里,感到她裆部的小内裤已经湿了一片。
-
-  妈妈隔着内裤感到了我在挑逗她那颗娇嫩的小豆豆,急忙道:「主人,让我脱去衣服,给您享用好吗?」我手食中两指,将她的内裤挑到一边,夹着她的小蒂儿,说道:「妈妈,你让我怎么享用你,说清楚些。」「用您的大鸡巴,插我的小穴,肏我的小穴,射在我的小穴里。」我吻了吻妈妈的脸,妈妈红红的脸很烫很烫,也不知是太羞,还是太动情。
--
  「脱衣服就免了,我今天就想肏穿着衣服的妈妈。」不容妈妈反对,我直起身,将妈妈那修长的两条腿儿架在了肩上。妈妈的腿很软,她的身体也很软。我常说就算是充气娃娃也没有她软。-
-
  将妈妈的双腿架起,我发现这双雪白的丝袜和妈妈的肤色很配。用雪白来衬雪白,再雪白不过了。如果这世间真的有天使,那么天使就在我身下。如果这世间真的有女神,那么女神就是妈妈。-
-
  我两手从她的裙内摸到她的腰间,一条小小的内裤被我扯了下来。内裤果然也是雪白的,中间带着粘粘的水渍。-

-  我将妈妈的内裤脱到她膝盖,便不再脱了,而是将她两腿推了上去,细细观察她的小穴。妈妈的阴毛并不多,尽管被我剔光过几次,长起来仍不茂密。现在她的阴毛被我修得很整齐,如同一个指引箭头,指着妈妈那诱人的穴口。
-
-  由于一大早便为妈妈修补了处女膜,拉着她玩起了少女强奸调教凌辱游戏,所以到现在她的小穴还是红肿的。-
-
  我摸着妈妈的穴口,淫水沾满了我的手。我问道:「妈妈,还痛吗?」妈妈笑了一下,这一笑美极了:「痛是痛点,不过早习惯了。你要是心疼妈妈,就用大鸡巴为妈妈止痛吧。」我将鸡巴顶在了妈妈的穴口,妈妈本能的颤抖了一下。-

-  但我却没有立即插入,而是低头吻了一下她。
--
  妈妈吐出她灵活的小舌头,和我热吻着。我一边吻着妈妈,一边身下用力,将鸡巴一点一点的深入了妈妈的小穴,直到根底。-
-
  大鸡巴完全捅进了妈妈的小穴之后,我抬起头来,问道:「妈妈,我的鸡巴能止痛吗?」妈妈调皮地道:「现在不能,动起来就能了。」「为什么?」我装作不解地问道。
-
-  妈妈伸出双手,揽住我的脖子,贴近我道:「因为你要是肏妈妈,妈妈就会感到舒服,就不会感到痛了。」我慢慢的动了起来,大鸡巴在妈妈的穴内来回推移着,并问道:「妈妈你真的不会痛吗?」妈妈双手抓得我紧紧地:「能被儿子肏,再痛也快乐!」说了这么久的情话,并做了这么多的前戏,我感到妈妈的小穴内已经足够湿了,于是迅速加大了抽插速度。-

-  妈妈很快微张着小嘴,不住地呻吟起来。她红红的小脸,越来越可爱。经过我多年的调教,妈妈的身子极为敏感,在我的迅猛抽插中,她很快就情难自抑。
--
  那横亘在我与她之间的穿着丝袜的美腿,更是来回扭动着。偏偏她两腿的膝盖处被脱到那里的内裤系着,扭动得并不自如,但这种扭法更激起了我情欲。
-
-  我感到今天的状态很好,于是叫了一声:「皮带!」我和妈妈睡的床当然不是普通床,而是一张音控多功能SM床。-
-
  听到了我的喊声,床上的机关动了,飞快的弹出了三条皮带,将妈妈捆住。
--
  妈妈本来被我肏得正动情呢,没想到突然被捆了个粽子,一动不能动,立即所有快感都憋了下来,而我则不依不饶,继续用大鸡巴肏着妈妈。
-
-  妈妈在我的狂肏猛插之下,动也动不得,只得放声吟:「啊啊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主……主人……啊——啊!」我感到妈妈全身剧烈颤动,穴儿紧缩,立即毫不迟疑的给她来了几下狠的。-
-
  肉棒完全拔出,再尽根插入!-

-  「啊……」妈妈声音变得无比高亢,本来就已经泥泞不堪的花径里又下起了急雨。-
-
  我停了下来,用手轻轻地擦了擦了妈妈额头的汗,问道啊:「怎么了啊,老婆?」妈妈眯着眼睛,很享受的说道:「刚刚奴隶被主人肏得丢了身子。」我俯下身来吻了她一下,大鸡巴却仍插在她身体里不肯抽出来。-
-
  我说道:「现在叫老公。」
-
-  妈妈就像个新婚少妇般用妩媚的声音叫道:「老公,我爱你。」我拉了拉她大腿根的丝袜末端,说道:「老婆,我也爱你。」然后我拍了拍她白白的屁股,说道:「歇够了吗?老公要再来一次了。」不待妈妈回答,我便再次狠插了起来。-
-
  妈妈本来想说点什么,却梗在了喉咙里,只剩下「啊啊」的声音在回荡,伴随着我们身体间撞击的啪啪声,合成了一曲最美的乐章。-

-  妈妈这次高潮比上次来的还快,而我也不想忍耐。我一边猛肏着她,一边问道:「妈妈,你想让我射哪里?」「里边……啊……射妈妈……的……子宫……里……」妈妈当然不知道我是否会听她的话。我想射到她哪里就射到哪里,做为性奴的她根本没有反对的权利。-
-
  不过这次我还是听取了她的意见。
-
-  我努力的调节着节奏,在妈妈达到高潮时也不在控制,大鸡巴顶到妈妈阴道的最深处,将一股股粘稠的精液喷洒在妈妈那属于我的子宫里。
--
  激情过后,我将绑妈妈的皮带松开。妈妈立即要起身用嘴舔干净我的鸡巴。
--
  我按住她,没让她起来,而是慢慢的解开她衬衫的扣子,将她的两个奶子露出来细细把玩。-
-
  妈妈躺在床上,像一朵雨后的睡莲,美艳不可方物。
--
  「想跟你商量件事。」我的女神忽然道。
--
  「商量?」自从成了我的女奴之后,妈妈很久没有用这个词了,我不禁狐疑起来。-

-  在妈妈乳尖的小蓓蕾上轻捻了一下,我问道:「怎么个商量法?是女奴的请求呢?还是老婆的建议呢?」我说着,又捻了一下手中的小蓓蕾,这个小东西硬起来真的很好玩:「还是说妈妈的命令。」「这是妈妈的命令!」我身下的美人儿忽然板起了脸,然后又忍不住笑了起来,问道:「可以吗?」「当然可以!」我也笑了,「我有好多年没听到妈妈的命令了,只要妈妈有令,就算上刀山,下火海,您的亲儿子也会完成,您尽管吩咐吧!」「呵呵。」妈妈拉住我的手,「妈妈怎么舍得下那种命令,我只是有一个请求,就当……就当妻子的建议好了。」我跪到她侧身,吻了她一下道啊:「不,妈妈的命令就是妈妈的命令,您说吧,我一定听。」「真的?」我发现妈妈的眼睛忽然亮起来了。
-
-  妈妈会发出什么样的命令呢?我深吸了一口气,不管什么样的,我都听就是了。妈妈虽然是我的女奴,但我爱她,远胜于爱自己。
-
-  我知道妈妈也深爱着我,她已经把她能给我的一切全都给我了。当我性奴隶这么多年,她满足了我所有的变态渴望和要求,我已经记不清她上次不听我的话是什么时候了。而如今的我,也已经不是一心只想占有妈妈,玩弄妈妈的青涩少年。我想,妈妈如果提出的要求是不再当性奴,而要当我的女皇,我也会立即答应她。我欠妈妈的实在太多太多,多到几辈子都还不清。-
-
  「您说吧,除了让我挥刀自宫,其他全听您的。」听了我的话,妈妈笑了起来。-
-
  我佯装惊讶,作色道:「妈妈你的要求不会是让我挥刀自宫吧?既然妈妈这么命令,孩儿也没有办法了!」「哈哈哈哈。」妈妈笑出了声,她伸出纤纤玉手握住了我那软下来的鸡巴,说道:「你要是真挥刀自宫了,妈妈也不活了。做不了你的性奴隶,妈妈活着还有什么意思。」「那到底是什么要求,妈妈你赶紧吩咐!」
--
  妈妈收回摸完我鸡巴的手,托起了她自己的小香腮道:「我想了很久了,一直想跟你说,但是又觉得性奴隶没权说这个。」我恼了起来,说道:「妈妈,你又只记得你是性奴了。你莫忘了,你还是什么知心话都要和我说的妻子,是值得我一辈子尊敬爱戴的妈妈。」我侧躺进她的怀里,问道:「想要一点妈妈的尊严吗?」妈妈摇摇头,说道:「我想……我想以后不避孕了,要是怀了……怀了就生下来,行吗?」我笑了起来:「妈妈支吾半天就为了这个?我还以为多大点儿事呢。」妈妈也笑了起来,道:「你不反对就好。」我舔着妈妈的乳头,一只手向妈妈的小腹摸去。
-
-  妈妈,想为我怀一个孩子呢。-

-  妈妈把手按在我摸她小腹的手上,轻声道:「你如果是我亲生的就好了。」我吸了一下她的奶头,说道:「现在有什么不好呢?」妈妈道:「心里总是有点遗憾,觉得儿子的一部分,被你姑姑夺去了。」「呵呵。」我笑了起来,「我倒是一点儿也不遗憾,如果是妈妈生了我,我就没法夺去妈妈的处女身了。」妈妈是一个很保守的女人,结婚前并没有和爸爸发生过关系。而爸爸结婚之日退婚,让妈妈一直保有了处女之身。一直到我长大了,妈妈的花苞才被她的第一个男人,也就是我打开。
-
-  「对了,妈妈,你不是想看录相吗?看什么时候的?」妈妈想了一下道:「就看我们第一次的时候吧啊。看你是怎么给我处女破身的。」「嘿嘿。」我挠了挠头,有点尴尬的笑了起来。-
-
  「怎么了?」妈妈问道。
--
  「老实说,我每次和你看这个,都怕你会怪我。」妈妈笑了起来,笑的很甜:「怎么会呢啊?妈妈每次看这个,都感觉很温馨呢。你是妈妈的第一个男人,也是妈妈唯一的一个男人,妈妈永远只属于你。这是我唯一觉得能比你姑姑自傲的地方了。」我揽住妈妈,笑道:「妈妈,你怎么还跟姑姑较劲啊,你比她温柔,比她年轻,比她漂亮,我最喜欢的就是你了,无人能在我心中及得上你的万一,这还不够吗?」妈妈侧了侧头,靠在我的怀里,说道:「可是她生了你啊,还是你第一个女人,并教会了你怎么当一个男人,还有两个女儿可以送给你。」我笑了笑,每个女人都有嫉妒心的,以妈妈对我的坦诚,自然不会在我面前掩饰这些。我知道,她最多就是在我面前抱怨这两句罢了。其实姑姑对妈妈也同样有点小嫉妒,两人这点小小的不和,并没有破坏我们家庭的和谐,反而在我同时调教妈妈和姑姑时,两人如争胜般的竞相表现,让我更加愉悦。-

-  我没有再说话,而是打开了全息投息,调到了我和妈妈的第一次——我给妈妈破处的录相。
-
-  【完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