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少妇小说  »  春天来了 我们跳舞吧
春天来了 我们跳舞吧

春天来了 我们跳舞吧

尹力家左近有一个公园,天气变暖和了,公园的人也逐步多了起来。憋了一冬天的人们纷繁出动。他们是公园的常客,至少是中年以上的人。他们分红歌唱组,舞蹈组,太极组。尹力徜徉在蜿蜒迤逦的石子路上,在这般酷爱艺术和晨练的人们中穿行,真是一步一个景,兴味盎然。他来到一个有草坪的斜坡上的一块大岩石前坐下来,对面有一块平整的水泥地,有一群人在跳舞,他们跳的舞很杂,尹力能看出有三步,四步,还有探戈其他就不认识了。尹力本已在这看书思索,自己的家太小也太暗,尹力在一家报刊工作,有大量的闲暇时间能够看书思索。他发现这些舞者比书精彩,丰厚。有时分一上午看不了几行字,都在看他们跳舞。有一个女人,简直每天换行头,发带,围巾,上衣,裙子,鞋。最爱穿的裙子是鱼尾裙,就是安徒生笔下的那条美人鱼,紧紧地裹束着腰臀,到了脚踝处忽地成大喇叭状的裙子。你瞧她的屁股,本以十分庞大,浑圆,肉感十足,在企图险峻的鱼尾裙的包裹下,有种呼之欲出。她的身体,除了屁股,算是苗条的,在尹力的眼里只需她的屁股,尹力常常呆呆地望着这肥硕而活要的部位,暗自说这体形在生物学上必定有它共同的意义。新来了一个女人,她在这里很刺眼,由于她看起来有三十岁左右,不过脸很白嫩,是尹力喜欢的类型——丰乳肥臀,腰有点粗,看着很健硕。新来的女人很大方,每个舞曲都换舞伴,她不厌弃男人的高矮胖瘦,有人请她就跳,结果男人都抢着和她跳舞,一个舞曲都不停,像是她的专场。不就那几个女人不约而同同时地歇起来了。场上就剩她一个人在跳舞,她跳得脸红红扑扑说「你们跳吧,自己该歇歇了。」四下一望,朝尹力这里走来。尹力自然坚持着原样,只不过将眼神移到别处。女人走到尹力面前也不说话,挨着他,一屁股坐在大石头上。这个女人真是举止共同,尹力也不打算走开,像个兴高采烈的观众,东瞅西看,就是不去理睬她。「看什么书?」女人说。这当然是在问尹力,他漆上摊了一本书。尹力合上书给她看。「音乐圣经」她念出声来,紧接着叹道「呦,你信教的?」尹力居高临下地一笑「这跟圣经不是一回事。」「是吗?自己看看,自己看看。」女人翻了几页说「看不懂,你水平高呀,有学问,你是干嘛的?」「自己呀,什么也不干,看书的。」「你说的够悬的,还有这样的人。」「有特地看书的,也有特地跳舞的。自己觉得你们挺听神的。」女人听了大笑起来「瞎玩拜!神什么呀?」有个男人来约请她跳舞,她摆了摆手「自己跟人聊天,不跳了!」尹力就这么认识了李娜。李娜进来尹力的屋子,还没有顺应屋里的幽暗光线,就「啊!」的一声叹道「你有这么多的书啊!」尹力房间不大,几个书架满满的特别显出了壮观。李娜把头趴得近近的看着书架上的书,很快地看着。问尹力「有什么好书?给自己引见几本,自己拿回去看看。「收听在一本平装的大册子上,把它抽出来翻。尹力过来,不客气的从她手上夺过书,扔到沙发上「有什么美观的。」尹力极端厌恶这种看起来十分喜欢书的。他前妻王燕就是这样的人,婚前崇拜他几大箱子书,和他的学问。婚后第二天醒来,以一个妻子的眼光审视尹力,尹力变成一个纸上谈兵的人。两年间王燕不时自问也问尹力,自己当初怎样会如此激动嫁给尹力这种毫无身手的人。尹力最后只好以一张离婚协议书给出答案。「还是听听音乐吧!」尹力在碟机上放了一张CD古典音乐。悠扬的琴声充溢了房间。李娜从沙发上站了起来,双手来拉尹力的胳膊,同时把嘴凑到他耳边说「自己们来跳舞吧!」尹力的耳朵被灌得暖洋洋的,发痒。他被李娜拉起来,就势搂住她的蛮腰,厚实有劲得腰,两人就像被音乐挤压在一块,搂得紧紧的,也没什么舞步,东摇西摆起来,「这个曲子能够跳什么舞?」尹力把最贴在李娜耳边问,是故意的。还吹着热气。「随意你,想怎样跳就怎样跳.」李娜笑着回答。「那自己怎样跳你都肯配合自己?」尹力坏坏的说。「是呀,自己是一个特随和的人,慢慢你就了解自己了。」「自己不想慢慢了解你,自己想尽快了解你。」尹力把头稍稍分开李娜的身子一些,好让他看清他带着某种一味的笑容,抱在腰处得手比如才愈加有力了,把她拉向自己,让自己的凸起的部位擦着她敏感的中央。「好呀!你尽快了解吧!自己看你怎样尽快了解!」李娜的会答使尹力很称心,他能够顺别扭当第接下去了。「就从这儿开端,行不行?」尹力的手从腰间钻了进去。腰间有一层脂肪暖和绵软,尹力在哪里来回摩擦几下。李娜「咯」的一声笑出声,大约是被搔到痒处了,浑身一激灵,整个人紧紧抱住尹力。尹力就势咬住了李娜的耳朵,舌尖钻进李娜耳朵里挑弄着。他的两只手慢慢升上来,探求到了李娜的胸罩,知道是搭扣的那一种,他手抓住胸罩带的一端,轻巧地往里一对,胸罩呯的松开了。李娜的乳房涌了出来,堵在他的胸前。尹力曾经有不短时间没有触摸女人的真正的乳房了。画报上的,盗版碟上的女乳房固然很圆满,可都是平面没有温度的东西。面对李娜这对沉甸甸的东西,尹力感到嗓子干咳得要命,最重要的是他也没有智力来调情了。他拥着李娜跌跌撞撞来到床上,把她放在床沿上,两手把胸罩推到上面,抓住硕大的乳房揉搓起来,绵软的乳房在他手里变着外形,时不时用大拇指拨弄一下乳蕾,李娜的乳蕾成黑紫色勃起来像个大黑提子一样。李娜羞红着脸娇喘着,时而发出温馨的嗟叹声。尹力开端寻觅裙子上的扣子,扣子在侧腰上,拉链也自行滑下去了一节,显露粉红色的内裤,可是裙腰太紧,尹力努力了几次扣子就是解不开。他哗地把整个裙摆往上一撩,粉红的内裤和白净的大腿暴露在尹力眼前。他直接扯住李娜的内裤。一条有蕾丝花边的的内裤,紧紧地裹着略略凸起的阴阜,浓密的阴毛不安的从内裤钻出来几根。李娜很配合的抬了抬臀部内裤被扯下来,尹力眼前顿时呈现,李娜浓黑的阴毛从大腿根不时到小腹成一个扇形向上延伸着,不时伸到肚脐。隐约能够看见阴毛下的黑紫色阴唇有液体流出来,尹力趴在李娜两腿间用手指扣弄着肥厚的阴唇,不一会液体越来越多了,还分发着浓浓的腥膻的女人特有的滋味,这滋味像一副春药让尹力下身顿时亢奋了起来。他也不顾他身下的李娜是怎样的一个状态,是假作拒绝还是积极迎合?以最快的速度脱光自己身上的衣服,把肿胀的阳具急急地插入李娜那个肉穴,像一条鱼滑进大海里一样,和煦畅快,自由自由。这时分尹力才有时间看着身下的李娜,闭着双眼任他在她身体里驰骋,只是大声嗟叹着,「啊!啊!啊!」有时双腿还勾着尹力的屁股在用力,抬着臀部配合着尹力的抽插。忽然尹力感到李娜的肉穴把他阳具夹得很紧,他知道李娜高潮了,他不由加大了抽插的速度和频率,龟头一麻他把几个月攒的精液射入李娜的阴道里。泄身。真的是很形象的。一个泄字,把女人高潮后的娇慵、无力描画的淋漓尽致!仰面而躺的李娜大约还在回味刚才冲上云端的觉得,又或者是全身能量积聚到顶点忽然瞬间释放后带来的酣畅感。总之往常李娜是无力起身,四肢伸展,全身成一个大字形,女人最隐秘的阴部完整的暴露在尹力的注视之下也全然不顾。茂密的茅草中,一粒红彤彤的阴蒂晶莹剔透,在爱液的浸润中闪烁着淫糜的光辉,缕缕透明的爱液,和乳白精液源源不时地从肉洞里面流出,顺着屁股淌到了床单上,把床单打湿了一片,平常紧闭的蜜洞口往常半张着,隐约可见里面的嫩肉,似在召唤男人的进入,去抽插,去研磨,去降服。经过短暂休息李娜坐起来,看着尹力的粗壮的阴茎不是很软,有摩拳擦掌的意义,她笑容着说「小家伙又不诚实了。多长时间没吃肉了?」抬手抓过阳具套动起来,阳具在李娜的手里开端变大变硬。李娜说着俯下身去,像宝贝一样捧着,然后伸出舌头像小孩子舔冰激凌一样舔着,然后张开诱人的双唇把整根阳具吃了进去,不得不说,熟女就是凶猛。尹力从没想象口交是如此温馨的一件事情,看着胯下李娜的头上上下下起伏,从鸡巴上传来的一阵阵快感,让他忍不住嗟叹了出来。这嗟叹就像是对李娜最好的鼓舞一样,李娜起伏更快了,越含越深,嘴唇都曾经碰到了他的小腹。双手也不停歇,有规则地抚摸着尹力的阴囊,不时刺激着他的敏感带。尹力觉得自己要忍不住了,身体有点发抖,李娜明显也觉得到了,含得愈加用心,就在尹力觉得曾经要迸发的时分,想把鸡巴抽出来,李娜却一手紧紧按住他的屁股不让自己抽出来,整个头深深埋了下去,手的抚摸动作更快了。他再也忍不住了,一声低吼,尽数把精液一股股放射了进来,李娜鼓着腮帮子,大口大口咽下去,奈何真实是太多了,有不少还是从嘴缝流了出来。射精持续了十几秒,然后继续坚持射精时的动作,李娜也慢慢挤压着阴囊。春天就怎样彻底地的来了,满眼是绿色。尹力就像是春天绿色植物一样,纵情绽放体内耐久积聚的能量。他和李娜兴高采烈地寻觅着各种各样出其不意的文娱地点。深夜在公园树荫里,李娜手扶着树干撅着圆润的屁股,尹力在后面肆无忌惮的一下一下的挺动着,假如有脚步声临近尹力就慢慢的插,不发出声响,慢插慢入,等脚步声消逝了,他又大刀阔斧开战。白昼在电影院宽大情侣座里,李娜就坐在尹力的腿上观看电影,在裙子里面尹力早已插入,李娜肥臀上下摆动配合着尹力,借着电影声响的遮盖,李娜以至还能嗟叹出来。午夜在迪吧的卫生间的格挡里,插上门,李娜趴在坐便上裙子撩到腰间,肥硕的屁股像狗一样翘着,尹力按住她雪白的屁股狠狠地插着,肉与肉撞击发出的声音,都被振聋发聩的摇滚舞曲盖住了,尹力纵情的驰骋鞑惮。最开心的是两人在一30层楼的楼顶上,周围是城市高上下低的高楼大厦,尹力坐在一个空调设备下的水泥台阶上,李娜跪在他两腿之间,用嘴效劳他,李娜的嘴功的确不错,她把舔、咬、嘬、吸、吐等嘴里的功用,除了咀嚼以外简直全部用上了。她一会儿吐出来用舌头舔龟头和马眼,一会儿又吞进去来回吞吐,就像一根大香肠在她的嘴里含着认真品味一样,似乎尹力那粗大的阳具被她品的滋滋有味。最后让李娜趴在墙边尹力在后面插入用日本AV中的经典姿势做了一场,尹力开端大开大阖的猛插李娜的穴儿,只闻那「濮滋…濮滋」的水声,尹力的小腹拍打她肥臀的「啪、啪」声,还有两人性器官不时交合相撞的声音,无比悦耳地交错在一同,构成一曲美丽而淫秽的乐章,令人愈发地按捺不住。而李娜亦受不了这样的刺激,面对如此猛烈的交媾貌似极为不堪忍耐,口中娇喘越来越急,嗟叹也越来越大声,如歌如泣,屁股的迎合愈来愈急。尹力在气喘如牛中,喷发了!两人气喘吁吁还在说着城市的景色和变化。尹力还是和以前一样,习气带一本书来到公园。但是,书很少翻开过。李娜再也没有提过要借书看。只需一次,躺在地上的李娜觉得太硌人,抓过书就塞近屁股下,尹力立刻拍拍她的圆润屁股「这不好,屁股怎样看懂书那?」用力扯出来。李娜原本很生气,听了这句忍不住哈哈笑了一阵子。然后她趴在那里,把屁股翘得高高的,让尹力从后面进入,她喜欢尹力洁净利索毫不拖泥带水,每一下都能顶到她的骚处,每次都有高潮连连。整理好衣服李娜提议一同去跳舞,就是他们相识的中央。尹力想都没想,就否了。「陪自己去一次嘛。挺好玩的。」「是好玩,都是笑话。」李娜不明白尹力的意义,但是她觉得得出尹力蔑视的态度,就回敬道「你不去拉倒,自己自己去,自己良久没有正派跳舞了。」「跟自己厮混这么久了,你居然还想念和那些人跳舞,品位真低!」这一下吧李娜惹恼了「好呀!你骂自己品位低!你干嘛和一个品位低的人上床啊?还是劲上?你这个文化人,你以为自己是你招的妓啊!「尹力一看李娜急了,搂住她肩膀说道「别提上床的事好不好,你这一提,自己又控制不住自己了。在这件事上,你绝对品位高,是巨匠级的。在床上自己就跟泥土一样地下。」但是心里接着骂「妈的,女人怎样都一个操性。」李娜用屁股把他顶开「去,去,去,离自己远点儿,酸。」「发自内心的,你听不出来啊!」尹力啄了她的腮帮子一下。李娜开心了,回啄了他一下说「那好,我们去跳舞吧。」「你傻呀!谁爱去谁去!」尹力地吼道。由于低吼李娜站起来就走,决计不再理这个男人。尹力从她的背影看得出她的决绝来,踌躇了一下,还是赶上去,拽住她的胳膊,带回自己的小屋里。尹力不是看女人脸色的男人,但是在外面吵架翻脸把女人丢在一边也不是他的涵养,处置之道是冷静的分开现场。进了屋里,尹力把李娜推到沙发里,倒了两杯绿茶。谁也没说话,僵持了半个小时,尹力挑了一张美国电影放到影碟机里,两人像是在电影院里的正好邻座的陌生人,互不搭理地看起来。当片子进入到男女主角赤裸的床上戏时,尹力也适时地靠过去,撩了她的裙子,手指精确插入她熟习的穴道里,曾经有不少的液体,他扣弄着。李娜不拒绝也不迎合,像个木头人眼睛看着电视。当尹力脱光衣服,挺着阳具插入的时分,她才叫唤了一声「啊!轻点。」并且双手环住了尹力的腰背。往常是李娜冲着电视,而尹力看不到画面,他背对着电视,听着电视的声音,让自己的节拍跟电视里的喘气声分歧,他觉得这样挺有意义,像有一堆人举着摄像机再给他拍三级片一样。要是有人找自己拍三级片自己干不干?一个才疏学浅的文化人有没有可能是一个三级片的男优?事实上是有可能的。关于大多数人是不可能的。尹力在心里一问一答,想了想,偷笑了一声。电视里的床上戏终了了,声音像是来到了大街上,很吵杂。不知怎样搞的尹力忽然觉得没意义了,身下的李娜不再是木头人了,把他抱得紧紧的,开端迎合他的插入抽出,偶尔还发出高兴的叫声。尹力的腰臀没有停下来,但是只是在做毫无情味的机械运动。沙发背后的床沿放着一张早报,还没有看过,尹力就一边在李娜身上起起伏伏,一边阅读报纸上的大标题「气候专家预测今春沙尘暴频率将会超越往年,但是强度会有所削弱。」「饮料市场大打价钱战,京城百姓最关怀质量。」「昨晚北二环发作车祸两人重伤,两车均严重受损。」那端李娜也没有闭上眼睛,而是紧盯着电视屏幕,体内的骚动并不影响她观赏女主角身上的那套衣服,裁剪的凹凸分明,吻合她一向的这桩作风。衣着它去跳舞,那种风光猜都猜得到。放开李娜,尹力一个回身,弹到老中央,品了口曾经放凉的绿茶,继续看电视。有趣的是情节居然能接得上,一点都没有费解的中央。这种电影,可见直白到什么水平。尹力伸出一个指头,关了影碟机。「怎样回事?你不看,还不让自己看。」李娜嚷嚷起来。「这么无聊的东西。」尹力疲倦地说。「无聊你看了这么久?」是呀,说得对啊!尹力将头温馨地仰靠在沙发背上。忽然悟到他们说的这两句话用来描画李娜以及他和她之间的关系,也很贴切。这两句话分别是「这么无聊的东西」,「无聊你看了那么久。」客观地说李娜身上能有几值得他依依不舍的?一个在舞场呈现的女人。她的丰乳肥臀让他痴迷许久,红烧肉吃多了也会腻的。尹力是个会思索的男人,总能及时地醒过来。